继位后成为普鲁士军事统领统领七年战争成为普鲁士千古一帝

腓特烈二世,欧洲少数几个赢得“大帝”头衔的将军之一,他率领普鲁士军队作战逾二十五年,在与许多敌人的对决之中,基本上都是处于兵力劣势。腓特烈指挥的军事行动大胆勇敢、无所畏惧,作战特色表现为先发制人。这位“古老的德国人”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军事强国,使普鲁士帝国在欧洲大陆上统治了半个世纪之久。

直到拿破仑一世的出现,才有人可以在军事造诣上超过他。拿破仑在军事生涯的鼎盛时期,曾前往波茨坦瞻仰腓特烈二世墓,对这位已故的普鲁士领导人称赞有加,他感叹道:“如果他还活着,我们是不可能站在这里的。”

1712年1月24日,腓特烈出生在柏林,在他的童年生活里,并没有迹象表明他在未来会具有什么军事能力。他喜欢哲学和艺术,父亲腓特烈威廉一世因此认为他是一个懦弱的孩子,小腓特烈在精神和体能上都受到了父亲的磨炼。迫于父亲的压力,腓特烈接受了在父亲的精锐兵团私人护卫队里服兵役,在那里,他对军事的看法并没有什么改观。

腓特烈二十岁的时候和一个军官朋友一起试图逃往法国,然而却被抓住了。腓特烈被迫亲眼目睹了他的朋友被处以死刑,自己则被关进了监狱。在被监禁期间,腓特烈终于向命运低下了头,十八个月的监狱生活之后,腓特烈与父亲和解了。

1732年,他受任鲁平步兵团团长,1734年,加入了由萨伏伊欧根亲王指挥的波兰王位继承战争中的普鲁士军队。年轻的腓特烈从欧根亲王那里学到了许多作战原理,成为日后作战的基础。他在钻研战务艺术的同时,还一直坚持着对音乐和艺术的学习,并且开始了与伏尔泰长期的通信往来。

1740年5月28日,也就是父亲威廉一世死后的第三天,腓特烈继承了王位和军队的统治权。他立即展开提升全民素质的运动,进行军事改革,废除审査机构,设立个人权力机构,保证出版自由,还废除了对平民囚犯的酷刑制度。

在军队内部,腓特烈很快建立了“唯我独尊”的军事领导地位。他聚集威廉一世时期的高级将领,并宣布:“在这个王国里,我是唯一可以行使权力的人。”

腓特烈继承的是一支拥有八万强壮兵力和充足军费的军队,士兵大部分来自社会的最底层,接受职业军官残酷的军事训练。然而不论实力如何,普鲁士军队仍然面临着强大的敌人。面对法国、奥地利以及俄国的四面包围,腓特烈的普鲁士帝国缺少山脉和河流这样的天然屏障做防御工事。

继任了军事统治权几个月的腓特烈制定出了一套作战策略,并在他余下的军事生涯中坚持运用,那就是:在邻国敌军产生了军事威胁,并且没有确定作战行动部署及已经确定敌军弱点的三种情况下,腓特烈将会发动突然袭击。

不论敌军在数量和力量上所占什么样的优势,腓特烈都采用他最擅长的发动突然袭击的军事行动方式。然而,腓特烈不会在敌军位置未明的情况下盲目发动袭击,他已经成为一个运用地形、计策和奇袭的高手。

1747年,腓特烈出版了《腓特烈大帝的军事指导–献给我的将军们》一书,这本书不仅为军队提供了一个作战指南,他还在重写这本书时详细描述了他作战系统中策略和计策在现代战争中所起到的作用。

腓特烈的第一次作战经验给他许多军事策略的形成产生了影响。1740年10月,奥地利君主查尔斯六世还没有确定王位的继承人就去世了,腓特烈趁着奥地利国家和军队处于混乱的时机出兵发动袭击。

战争伊始,普鲁士军队在奥地利毫无防御能力的情况下取得了胜利。1741年4月10日,奥地利军队在莫尔维茨战役中重振旗鼓,他们的骑兵打乱了普鲁士马队的行军路线,迫使普鲁士军队撤出战场,普鲁士骑兵统帅说服了腓特烈一同撤离了战场。

虽然腓特烈带领骑兵撤离了战场,可普鲁士的步兵却在战场上取得了胜利,极端窘迫的腓特烈重新回到了前线。他决心再也不会从一个胜负未决的战场上离开,并发誓要改善他的骑兵。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腓特烈穷兵黩武,他表现出来的大胆无畏达到了一个近乎固执的程度。腓特烈还在此期间训练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骑兵。

1742年,西里西亚战争结束,取得胜利的普鲁士军队沉浸在永远无敌的喜悦之中。1744年,腓特烈再次进军奥地利,并很快取得了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的胜利。此时,普鲁士在整个欧洲已经成为主要的军事力量了。

在1744年至1754年的十年时间里,腓特烈出版了他论述战争的书籍,并同时扩充了军队。他将马拉炮兵团直接并入骑兵团,广泛开展军事训练和野外演习。他修建公路,便利了商业发展,有助于军事防御,还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来支持未来的战争。

1756年,仍然因为周围的众多敌国而坐卧不安的腓特烈联合英格兰发起了对奥地利和法国的“七年战争”。腓特烈沿用他一贯的进攻手段,先发制人,向萨克森(Saxony)发起突然袭击。虽然腓特烈攻打准备不足的萨克森有一定的军事目的,然而很明显,他对萨克森一直怀有敌意,是因为腓特烈年轻时曾经在萨克森宫廷感染过性病。

尽管在战争初期取得了胜利,可是腓特烈很快就认识到这些来自奥地利、法国和俄国的敌对力量在兵力上远远超过自己。于是他缩短战线,集中战斗力逐个击破。1757年11月5日,在罗斯巴赫会战中,腓特烈军队利用地形做掩护,集中兵力击溃法奥联军,以少胜多。

12月5日,洛伊滕会战中,腓特烈军队制造虚假的主攻方向,在山丘的掩护下转移其余兵力至洛伊滕,痛击并歼灭了奥地利军队的薄弱环节。1758年8月25日,曹恩道夫之战,普鲁士军队又采用基本相同的作战策略击败了俄国军队。

尽管普鲁士战胜了这三个国家,然而战争对于腓特烈来说却不只是胜利。即使腓特烈的战术被证明是高明的,可哪怕就是胜利的战争,也给腓特烈带来了轻易无法弥补的损失,军队的战斗力被削弱了。1759年至1761年,腓特烈带领着筋疲力尽的军队横穿欧洲大陆,却没取得过一次决定性的胜利。为了国家的生存,他在战场上保存兵力,可这是他所能做到的一切了。

就在局势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腓特烈向世人证明了“运气”对于一个伟大的军事指挥家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1762年,腓特烈的军队已经虚弱到再没有能力发动进攻了,他们很快就要被俄国军队消灭。

然而此时,俄国女沙皇伊丽莎白去世,非常膜拜腓特烈的彼得三世继位。他把俄国军队撤出先前的联军,并与腓特烈单独签订了停战协议。几次不是很有决定性意义的战役之后,1763年1月16日,奥地利和法国同意签署胡伯图斯堡停战协定,“七年战争”结束了。

回到祖国之后,腓特烈重新建设家园,他投入了和战争中一样的热情致力于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腓特烈还一直保持着对音乐与艺术的研究,直到1786年8月17日,在他的无忧宫中逝世,享年七十四岁。即使没有了腓特烈的直接领导,普鲁士军队仍然保持着军事优势,直到下个世纪拿破仑的出现,普军才被打败。

尽管普鲁士的军队在“七年战争”的后期有所衰落,可是这场战争却巩固了腓特烈一生作为一个伟大的军事指挥家的威望。是他的领导使国家保持强大,并且成为未来半个世纪的欧洲军事强国。腓特烈是一位真正的“大帝”,他是界于马尔伯勒时代与拿破仑时代之间的最有影响力的军事指挥家。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