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王朝志」斯图亚特王朝(十):詹姆斯二世

英格兰国王和爱尔兰国王詹姆斯二世,同时也是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七世(James II & VII,1633年10月14日-1701年9月16日),1685年—1688年为英格兰国王、苏格兰国王、爱尔兰国王,也是最后一位信奉天主教的英国君主。其厉行的君主专制和尊崇天主教和打压基督新教的宗教政策都遭到英国臣民强烈反对,最终在1688年光荣革命中被剥夺英国王位。其信奉天主教儿子詹姆斯·弗朗西斯·爱德华·斯图亚特在他被迫退位后也没有获得英国王位,英国王位落到了其信奉基督新教的女儿玛丽二世和女婿威廉三世手中。以其信奉天主教儿子詹姆斯·弗朗西斯·爱德华·斯图亚特为合法英国国王的人则被称为詹姆斯党。

英格兰国王詹姆斯二世退位后受到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保护。他死后,他的儿子詹姆斯·弗朗西斯·爱德华·斯图亚特和孙子查理·爱德华·斯图亚特还继续策划恢复詹姆斯党的王位,但最后也没有成功。

英格兰国王詹姆斯二世即位前曾受封为约克公爵。1667年第二次英荷战争结束,英格兰王国成功夺取了一部分荷兰殖民地,其中就包括地处北美洲大西洋沿岸的新阿姆斯特丹,时任英格兰国王查理二世就以其同父同母弟弟约克公爵詹姆斯(1685年—1688年为英格兰国王詹姆斯二世)的这一封号,将新阿姆斯特丹改名为纽约省。

詹姆斯二世是查理一世和他的王后亨莉雅妲·玛利亚的第二个儿子。1644年他被封为约克公爵。

在英国内战时,他在保皇党的基地牛津暂避。1646年牛津被克伦威尔攻克后他被监禁在圣詹姆斯宫。1648年他逃离詹姆斯宫逃到荷兰海牙。1649年查理一世被共和党人处死后,保皇党人立詹姆斯的哥哥为查理二世。但查理二世被奥利弗·克伦威尔击败后被迫逃亡。

詹姆斯逃亡法国,他加入了法国军队,1656年查理与英国的敌人西班牙同盟后他又加入了西班牙军队。他的上级军官对他的评价都非常好。

1660年克伦威尔死后查理二世重返英国,詹姆斯随同他一起回到英国。虽然他在王位继承的顺序上居第一位,但当时他真的继承王位的可能不大,因为查理当时还是一个年轻人,还有生下继承人的可能。1660年9月,詹姆斯与查理最重要大臣——克拉伦登的女儿安妮·海德结婚。

詹姆斯被任命为海军大臣(Lord HighAdmiral),在第二次英荷战争和第三次英荷战争中他是英国皇家海军最高指挥官,虽然他作战勇敢负责,但英军仍在两次英荷战争中落居下风,草草收场。1664年荷兰殖民地新阿姆斯特丹被攻克后被改名为纽约(新约克),作为对他的成果的纪念。他也是从事奴隶贸易的皇家非洲公司的首领。

1668年或1669年詹姆斯转化为罗马天主教徒。他在国会内的敌人通过了一部立誓法。在这部法令中任何在英国接受军民官职的人必须发誓接受圣公会的信仰(并诅咒一些天主教的仪式和信仰)。詹姆斯拒绝发誓,因此他放弃了最高海军大臣的职务。

查理反对詹姆斯皈依天主教,他下令詹姆斯的子女必须按新教培养长大。1671年詹姆斯的第一位夫人去世,查理容许詹姆斯于1673年娶了一个天主教徒为妻——摩德纳的玛丽(英语:Mary of Modena)。但英国人对天主教不信任,他们认为新的约克公爵夫人是教宗的间谍。

为了取得新教徒的欢心,1677年詹姆斯让他的女儿玛丽嫁给一个新教徒(后来的威廉三世)。虽然如此,新教徒还是怕一个天主教徒会成为国王。尤其是当查理二世的王后无法怀孕后,这个恐惧逐渐上升为歇斯底里的情绪。1678年,一个圣公会的教士造谣说有一个杀查理而立詹姆斯为国王的“教宗的阴谋”,并指控詹姆斯等天主教徒涉入其中。清教徒所支持的辉格党人士,疯狂地捕杀了三十多人,并要求废除詹姆斯的王位继承权,使查理二世的王权降到最低点。为了躲开政治大风暴,1679年詹姆斯明智地离开了英格兰,暂居西属尼德兰的布鲁塞尔。1680年查理任命他为苏格兰最高委员长,他迁至爱丁堡的荷里路德宫定居。

在英格兰,许多有权势的国会议员企图取消詹姆斯的继承权。有人甚至愿意让查理的新教徒私生子蒙默斯公爵登上王位。1679年,当取消詹姆斯王位的法令几乎要通过国会时,查理宣布解散国会(这个法令是英国两党制的开始,英国辉格党是支持这个法令的党派,而托利党是反对这个法令的党派),1680年和1681年召开的议会也因同一原因被解散。

1681年的国会被解散后没有再召开国会,民心逐渐转向而支持查理国王,查理因此在1682年打败辉格党,重建君主专制。詹姆斯得以于1682年重返英国,之后成为托利党的准领袖,查理于1684年任命他为海军大臣。

1685年查理二世没有合法子女就死了。在他临死前他还皈依了天主教,他的弟弟詹姆斯二世继位。1685年4月23日他在西敏寺加冕。一开始反对他的人很少。甚至一些保守的新教徒也支持他。1685年5月召开的新议会(以托利党为主)似乎也对詹姆斯很友好,还授予他很高的终身收入,进一步强化绝对君主制。

但詹姆斯刚刚登基,查理的私生子蒙默斯公爵就开始造反,称他自己是合法的国王。这次造反很快就被詹姆斯的心腹将领约翰·丘吉尔给平定,蒙默斯公爵在伦敦塔被处死,但这次事件使詹姆斯开始对他的臣民产疑心。他下令严惩造反者,这个过度的措施使得公众认为他们的国王是个暴君。为了保护自己,詹姆斯决定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三万常备军,而军队中的一些部队则是由天主教徒组成的,这使得他又与托利会产生了矛盾。1685年11月他解散国会。在詹姆斯统治期间国会未再召开。

1686年宗教问题越来越严重。一个由詹姆斯树立的法官团宣布国王可以下令取消立誓法的规定。詹姆斯借机让天主教徒占据王国最高的职位。他在伦敦接见教宗的代表,这是从这是自玛丽一世以来第一次教宗代表来到英国。詹姆斯的告解师是一个耶稣会神父,他尤其被新教徒看作敌人,这些措施使得詹姆斯失去了本来支持他的同盟者。

此后詹姆斯又解除了反对天主教的伦敦主教的职务,其他一些新教官员也被他解除。1687年他下令废除所有迫害天主教徒和其他宗教信徒的法令(不清楚的是他废除了这些法令究竟是为了争取这些人的支持,还是为了确保宗教自由是正确的)。1687年他再次解散议会,后来又改革政府来削弱贵族的力量。

他允许天主教徒占据牛津大学的两个最大的学院的重要职务,这也使得许多新教徒反对他。他还任命了四个天主教的主教为政府官员。

1688年4月詹姆斯重申废除对天主教徒和异教徒的迫害,并下令新教牧师必须在教堂里宣读这个法令。当坎特伯雷的大主教和其他六个主教上诉,希望国王对宗教政策三思时,他们被控告且遭逮捕,但后来被判无罪。1688年6月10日詹姆斯的儿子出生,这就加大了建立一个旧教王朝的危险了(有人称实际上詹姆斯的儿子是死胎,但别人换了一个活胎,不过这个说法没有任何根据),因此一些非常有影响的新教徒开始与詹姆斯的女婿威廉三世谈判。威廉三世在荷兰共和国与天主教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作战,被看作是新教的希望。

1688年6月30日一群新教贵族要求威廉带军进入英国。9月时威廉将要进攻英国已经非常明显,但詹姆斯拒绝了法王路易十四为他提供军队的建议,因为他怕这样更加引起英国人的反对。他相信他的军队足以抵抗威廉。但他错了。1688年11月5日威廉登陆后所有的新教军官都叛变了,詹姆斯自己的女儿安妮也参加了入侵军并带走了许多王室的支持者。12月11日詹姆斯将王国的玺印扔进泰晤士河并企图逃往法国,但在肯特被捕。威廉不希望詹姆斯成为一个殉教者,因此于12月23日故意让他逃跑了。路易十四收留了詹姆斯,给了他一座宫殿和很高的收入。

詹姆斯离开王国时没有议会召开,虽然一般议会由君主召开,但威廉召集了一次“惯例议会”(惯例议会一般在王位空缺的时候召开,比如内战后将王位授予查理二世的就是一个惯例议会)。1689年2月12日惯例议会申明詹姆斯于12月11日逃离伦敦时就已经自动放弃王位了,因此目前王位空缺(会议没有将王位授予詹姆斯的儿子)。会议决定立詹姆斯的女儿玛丽为女王,她与她的丈夫威廉三世共同统治。同年4月11日苏格兰议会通过了同样的决议。

威廉和玛丽上台后首先通过了一个法令宣布惯例议会的决定生效,威廉和玛丽正式成为君主,詹姆斯放弃了王位。此外这个法令还申明詹姆斯滥用权利:他放弃了立誓法,七位主教因上述情况被捕,建立了一支常规军和施加酷刑。最后这个法令还写明了王位的继承人顺序:首先是威廉和玛丽的孩子(假如他们有孩子的话),然后是安妮公主和她的孩子,最后是威廉假如再娶的话所生育的孩子。

1689年3月,在法国海军上将图尔维尔的护航下,詹姆斯带领一支法军在爱尔兰登陆。爱尔兰议会没有随从英国议会,而是宣布詹姆斯依然是爱尔兰国王。但1690年7月1日詹姆斯在波尼战役中战败。他立刻逃亡法国。由于他如此的懦弱,很多追随者也都放弃了他,以致在爱尔兰获得了“屎詹姆斯”(Séamus á Chaca)的称号。

詹姆斯此后住在法国圣日耳曼昂莱的王宫里,1696年有人企图刺杀威廉三世让他重返王位,但没有成功。同年路易十四推举他为波兰国王。但詹姆斯拒绝了,因为他怕再接受波兰王位后,就与英国国王宝座绝缘了。这使得路易十四很不高兴,此后路易也不支持詹姆斯了。1697年路易十四甚至与威廉签署了一个条约正式中止了双方的敌对。此后詹姆斯至死都似一个严格的忏悔者一般,也葬在他一直居住的圣日耳曼昂莱。

1694年玛丽二世去世,1702年威廉三世逝世后詹姆斯年轻的女儿安妮成为女王。在1701年公布的法令中申明:假如在1689年的法令中所规定的继承人全部无子死亡后,王位由一个德国的远亲汉诺威选帝侯夫人苏菲亚和她的新教后代继承。因此1714年安妮死后王位由苏菲亚的儿子乔治一世继承。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