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开朗基罗重返佛罗伦萨再受虐拉斐尔征服永恒之城主宰文艺界

此时,曾跟随他鞍前马后的小胖子——乔凡尼.德.美第奇正因为肛门瘘管苦不堪言,他被人用担架抬进了梵蒂冈的西斯廷,参加长达数周的闭门会议。3月31日,乔凡尼被选为新任教皇,取号利奥十世。

利奥十世对艺术的热情,堪比尤里乌斯二世对战争的酷爱,这两项事业有相似之处,那就是:烧钱;

除了花钱之外,他俩也有不少的共同点,比如:对拉斐尔的厚爱以及对老米的折磨。

还记得8年前吗?30岁的米开朗基罗放弃与达芬奇的竞争,应尤里乌斯二世之邀来到罗马,被许诺一万金币签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大单:为尤里乌斯二世建造陵墓。

但他一再被放鸽子,被组织分配去铸造青铜像、去画天顶画,直到尤里乌斯二世弥留之际,才又想起为自己建陵墓这桩事。

1513年3月6日,尤里乌斯二世刚去世不久,返回佛罗伦萨的米开朗基罗与他的亲属重新签订契约,计划在未来7年继续着手完成那项庞大的计划:在陵墓上建造包括摩西、先知、天使、七座奴隶(音乐、绘画、雕塑、建筑、诗歌、舞蹈、辩论)在内的四十七座塑像(这一计划最终只完成了三件:《摩西》与两座《奴隶》)。

老米和佛罗伦萨所有的艺术家一样感到欢欣鼓舞,这位与他同龄、从小和他一起在美第奇宫长大的小胖子,应该给予他更多的照顾、支持和慰藉吧。

利奥十世要求米开朗基罗脱离前任的宣传队伍,专门为美第奇家族服务,他给了米开朗基罗一项新的任务:为美第奇家族的礼拜堂圣洛伦佐教堂设计外立面,并为大殿创作雕塑。米开朗基罗勉强同意了这项委托,开始为项目绘制了草图、制作了模型。

玩雕塑的,总不像画画的那样,从城里的商人那里就能方便地获得颜料与画笔,他首先需要为这项宏伟的计划挑选石头。

他已经习惯了用卡拉拉地区的大理石,并且与那里的工人、石厂、运输的船队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而美第奇家族的人却要求他必须用彼得拉桑塔(Pietrasanta)的大理石,这一地区在卡拉拉南部、位于马萨和比萨之间,当然更靠近佛罗伦萨。

他放弃了卡拉拉地区的石材后,受到当地人的责难。而尝试在皮耶特拉桑塔建立一座新的大理石采石场非常困难,新的开采地山高路险、道路泥泞。交通很不方便,工人也不熟练。米开朗基罗将自己数年的时光,抛掷在修路、开采、挑选与运送大理石上。

经过数次探讨和交涉,利奥十世最终在1518年1月,与他正式签订了装饰美第奇家族礼拜堂——圣洛伦佐教堂的合同,这些项协议为期8年。不幸的是,利奥十世在1520年3月,发了一道敕令,取消了两年前敲定的契约,而他是在彼得拉桑塔采石场收到这个消息,可想而知老米得有多郁闷。

此后他也一直断断续续地为美第奇家族的圣洛伦佐教堂工作,直到又过了3年、1523年11月26日,利奥十世的堂弟克莱芒特七世(Clement VII)继任教皇后,这项浩大的工程才再度启动。为了补偿米开朗基罗,克莱芒特七世委托他进行另一项大工程,这一次包括为圣洛伦佐教堂设计家族陵墓。

按照原计划,他需要完成四座陵墓:豪华者洛伦佐与他兄弟朱利亚诺、他的儿子小朱利亚诺(内穆尔公爵)、他的孙子洛伦佐二世(曾任乌尔比诺公爵),第二年,克莱芒特七世又决定加入他自己与利奥十世的陵墓——一共6座。

洛伦佐教堂的新圣器室,是老米第一件建筑作品。但教堂外墙的立面,直到今天也还没有建起来。

如今的我们知道,自1512年美第奇家族恢复佛罗伦萨统治,一直到1527年罗马之劫、这个家族再度被驱逐出佛罗伦萨之前(此后三年,佛罗伦萨一度恢复了共和政体、老米受命修建佛罗伦萨防御工事)——这段为期15年的岁月中,老米只在1525、26年,为美第奇家族完成了两尊塑像——曾任乌尔比诺公爵洛伦佐二世墓前的两尊:《暮》和《晨》。

——这意味着自打他在罗马创作完西斯廷天顶画后,在返回佛罗伦萨这15年中,虽然开始与自己最喜欢的石头打交道,但基本上没有什么产出。

相比米开朗基罗在佛罗伦萨的暗淡岁月,在罗马的拉斐尔则迎来了他人生最后,也是最为辉煌的6年时光。

在罗马,年轻的拉斐尔很快获得新任教皇利奥十世的重用,尤其是1514年4月1日布拉曼特去世后,他被任命为主持重建圣彼得大教堂的建筑总监,他还负责古代文物发掘和保护,创办学校等等,俨然成为整个罗马文化艺术界的主宰。

在前文,已经介绍过此时他们已完成了这个厅中的三幅湿壁画:《驱逐伊利奥多罗》、《博尔塞纳的弥撒》、《解救圣彼得》。

最后一幅画是《利奥一世与阿提拉的会晤》正是完成于新、旧教皇交替的这段时期。

画作内容是公元452年,匈奴单于阿提拉(Attila 434—453在位)率军进攻罗马,时任教皇利奥一世前往谈判,让匈奴人感受到上帝的伟大力量,从而征服这群蛮人的故事。

当时罗马刚被哥特人攻陷不到半个世纪,西罗马帝国将首都设在拉文纳,皇帝是瓦伦丁尼安三世(425—455年在位)。这段时间匈奴人开始在欧洲大肆扩张,阿提拉曾两次围攻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最终迫使东罗马每年向匈奴人缴纳岁贡,才换得和平。

当阿提拉逼近西罗首都拉文纳时,发生了一个插曲:皇帝瓦伦丁尼安三世的妹妹荷罗丽娜,主动给阿提拉写情书表达爱慕之情,阿提拉于是带着队伍就来迎娶这位公主,并且还要求西罗马帝国割让一半领土作为嫁妆。

瓦伦丁尼安三世觉得这也太没有道理了,拒绝了婚事,流放了公主。随后他被阿提拉打得四处逃窜,匈奴人占领了西罗马首都拉文纳后,进一步向罗马逼近。

这种局面让罗马教皇利奥一世坐不住了,他认为只有自己亲自出马,才能摆平这件事情。

于是他大义凛然前往曼托瓦与阿提拉谈判,据说他以威严华丽的外表和大义凛然的演讲征服了阿提拉。

画面中央是这场故事里的大反派:骑在黑色战马上的阿提拉,他和身后那些骁勇善战的匈奴士兵一样,被吓得惊慌失措。

与之相比,画幅最左侧的利奥一世(画中人的形象是利奥十世),显得从容庄重。他身着华丽的袍服,头戴三重冠冕,端坐于白马之上,伸出戴着两枚宝石戒指、胖胖的右手,仿佛在说:淡定、淡定。

当然,利奥一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的上方,天空上显现出上帝派来的使徒圣彼得和圣保罗,他们手中持剑,让后边的山坡上燃起愤怒的大火,正在吓退这群不知好歹的匈奴人。

利奥一世这次谈判的结果,最终达成的条件是,西罗马被迫割让多瑙河以东的土地、并且向匈奴人缴纳巨额赎金,同意他娶公主荷罗丽娜,并且带着他所掠夺的财富回到东方。

圣彼得和圣保罗显然也不是吃素的,或许正是在他们的安排下,一年后,风光无限的阿提拉因为饮酒过度,血管暴裂而亡。他的几个继承人开始互相混战,不久后,匈奴帝国便再一次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之中。

除了上述四幅壁画之外,伊利奥多罗厅的还包括四幅天顶画:分别描绘了旧约中《燃烧的荆棘》《雅各伯的梯子》、《天主显现给诺亚》和《以撒的献祭》。

看过所有伊利奥多罗厅的壁画后,其实还有个疑问,这个厅为什么不用其他壁画的内容,叫利奥一世厅,或者圣彼得厅?而是选择了那位让基督教世界不耻窃贼——伊利奥多罗的名字?这多少有些让人费解。

此后,拉斐尔继续率领弟子们完成了第三个间房——博尔戈火灾厅。这个厅原来是教廷的会议室,在利奥十世时期用作餐厅。

厅内的壁画完成于1514-17年,这个厅的命名同样来自其中一幅画作:《博尔戈的火灾》。这应是拉斐尔生前参与的最后一幅湿壁画,其中部分内容由拉斐尔的学生朱利诺.罗马诺完成。

公元847年的罗马城中,位于梵蒂冈不远处的博尔戈街区发生了一次火灾,这个街区位于圣天使堡和圣彼得大教堂之间,当大火快要将街区烧毁之际,教皇利奥四世在老圣彼得教堂的阳台上乞求降幅,快要蔓延到梵蒂冈的大火就此奇迹般的熄灭了。

拉斐尔将教皇置于中间远景处,他的形象有些模糊不清,只在其下阳台写上了他的名号:利奥四世教皇。而在近景处几组正在提水扑火的人物形象塑造极为生动。特别是右侧这两位抬着水罐,神情紧张的妇女。

看过她们的形象,你就会明白,拉斐尔也会画出米开朗基罗那类肌肉发达、健硕,正在运动中的女性人体。难怪有人说这幅画作参考了老米西斯廷天顶画,是一幅向他致敬之作。

在画幅的左侧,一位年轻人从大火中救出一位老人,这被认为是取材于古希腊特洛伊的传说,这个故事我在第二十篇文章《罗马何来?》中曾经介绍过,来自于维吉尔撰写的《埃涅阿斯纪》。

传说爱与美之神阿芙罗狄忒(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与特洛伊的安基塞斯王子生下儿子埃涅阿斯,希腊人攻陷特洛伊后,这位“神二代”率领一群人先向南,然后沿北非西行穿过迦太基的领地,北上经过西西里岛逃到了意大利,成为罗马人的祖先。

拉斐尔这幅画作中的青年,便是埃涅阿斯,他背着的就是维纳斯的情人、已经瞎眼的父亲——安基塞斯。将古希腊神话传说,与基督教宗教教义的宣传融为一体,早在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中,已经有过端倪,而在拉斐尔这幅画作中却显得如此明显,并且占据了一个主要篇幅。

由此我们也可看出在利奥十世时期,对于文化、艺术,所呈现出一种更为包容、开放的心态。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