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大弟子”开五对负重轮干翻邻国乌干达

在遥远的非洲大陆有这样一支特殊军队,他们一律身着酷似中国人民军装,手上拿全套中式武器,59式坦克、92轮式装甲运兵车,就连军队训练方式都和中国军队如出一辙。

除了一张张极具非洲特色面孔,乍眼看上去俨然一支山寨版中国军队,这支部队号称非洲“大弟子”,还被称为最强非洲“”,在战斗力普遍战五扎的非洲,他们的战斗力算是非常强悍。

那这支军队为何会被称为非洲“”,又是如何得到中国人民真传呢?

非洲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大陆,11亿人口中超过40%,生活在每天1.25美元最低贫困线之下,非洲大地上有很多小国,更是常年位居世界最不发达国家名单中,这其中就包括存在感极低的东非国家坦桑尼亚,但可千万别小看这个国家,坦桑尼亚穷是穷了点,但很有远见。

早在坦桑尼亚还未建立前,便和当时还在发展中的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坦桑尼亚前身是坦噶尼喀和桑给巴尔两个国家,分别被德国和英国占领,直到1964年正式合体后才改名为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

刚刚独立的坦桑尼亚不仅工业落后,经济水平更是十分低下,连国民是否能吃饱饭都得祈祷老天爷多下几场雨。

时任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意识到,要想发展国家首先得提升经济,坦桑尼亚物产丰富,但仅凭自产自销完全不能生存,于是,修建通往外面世界铁路成为尼雷尔最重视的事情。

与此同时,坦桑尼亚邻居赞比亚也有同样需求,赞比亚是一个内陆国家,作为当时世界上第三大铜矿产地,却苦于没有出海口,使铜矿贸易大大受限。

赞比亚需要一条通往坦桑尼亚出海通命脉,就这样,两个小国达成共识后,便向世界银行申请修建坦赞铁路经济援助,但却接二连三遭到拒绝。后来美国答应援建,但条件是坦桑尼亚政府必须驱逐当地中国人,遭到尼雷尔拒绝。

不得不说,尼雷尔真的是一个很有远见的领袖,他深知单打独斗不能发展,但资本主义国家压迫、掠夺、剥削、虚情假意本质,让尼雷尔决心带领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并选择与遥远的东方大国中国交好。

1965年,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访问中国,希望获得中国支援。当时对外经委主任方毅向周总理进言,援建坦赞铁路恐怕国力吃不消。方毅的建议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当时中国刚刚经历三年自然灾害,死了几千万人,一切都处于百废待兴阶段,支援坦赞铁路修建属实有些吃力,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要知道,当时中国外交政策基本上是全方位强硬,在反美、反帝国主义的同时,又开始反修同社会主义老哥苏联展开尖锐对抗,还在边界问题上同印度发生冲突,进而导致中国在国际上毫无话语权,在外交方面更是受到孤立。

此时,中国为了避免在国际上单打独斗孤立无援,也把目光投向第三世界国家,坦桑尼亚在这个时候递来橄榄枝,哪有拒绝道理?

于是在1968年,中国派出勘测人员在极度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开始进行全面勘测考察和设计。该铁路穿越坦赞部分高山峡谷,湍急的河流,茂密的原始森林,沿线许多地区荒无人烟,还有凶猛的野兽出没,全线工程浩大,技术复杂,施工条件非常困难。

中国勘测设计队克服重重困难,用时2年完成勘测任务,再用6年时间全部建成。据统计,在修建坦赞铁路的几年里,中国先后派出超过5万人次工程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其中长期驻留当地人口更是达到上万人,其中有80人为之献出宝贵生命,牺牲在坦桑尼亚和赞比亚。

历史证明,中国援建这条铁路是非常正确的决定,它是中国外交无形资产,也为支援南部非洲民族解放斗争发挥了积极作用。

从此,中国与坦桑尼亚结下了无法磨灭的深情厚谊,而有了坦赞铁路的坦桑尼亚,在经济上也有了质的飞跃,但坦桑尼亚仍没能摆脱周围国家欺压。

刚从殖民地摆脱出来的坦桑尼亚与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等多个国家交界,军事压力很大。

一方面,当时的坦桑尼亚军队根本没什么规模可言,也没有先进军事装备,整个军队内部更是混乱不堪,很多人参军就是为了有一口饭吃,有些人当了好几年兵,甚至都不会使用,军队战斗力极差。

另一方面,与自己国土接壤的乌干达可不是个善茬,乌干达总统伊迪·阿明是位暴徒。非洲有三大暴君,乌干达前总统伊迪·阿明、中非皇帝博卡萨、扎伊尔总统蒙博托。阿明则是这三大暴君之首,万一哪天他对坦桑尼亚下手,那就完了。

伊迪·阿明文化程度几乎和文盲一样,但从小就身强体壮,擅长拳击,而且很有心机,参军后一路顺风顺水,1966年掌握乌干达所有军事大权,四年后又利用自己手中军队发动政变,夺下乌干达总统之位。

在当上总统后,阿明四处搜罗美女充实后宫,老婆情人数不胜数,掌握军政大选后的伊迪·阿明逐渐暴露出他残暴本性,杀人成瘾,短短几年时间,死在他手中的乌干达人超过40万。

坦桑尼亚总理尼雷尔开始未雨绸缪,迫不及待的想要解决军事窘境,这时他又想到中国。

尼雷尔自1965年访问中国时,就对中国的军队模式产生浓厚的兴趣,中国政府得知后便主动在军事领域进行援助,不得不说,中国在讲义气这方面真是无人能敌。

除了给坦桑尼亚援助大批武器装备外,中国还向坦桑尼亚派遣军事顾问进行部队训练,并从坦桑尼亚挑选了一大批有潜力的人送到中国进行军事培训。

自1960年代开始,每年都有大批非洲国家派遣军事人员来到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等中国军事院校进修深造。

几十年来,“徒弟”几乎遍布非洲,但真正得到精髓的还是得坦桑尼亚。

多年来,中国不仅接受大批坦桑尼亚军官,并提供专业军事培训,还援建坦桑尼亚军事学院,培养本土军官,极大推进坦桑尼亚军事训练正规化。

更重要的是,坦桑尼亚还是为数不多获得全套中国武器的国家,包括59式坦克、63式水陆坦克、远程火箭炮、K8教练机、歼7战斗机、猎潜艇等。

也正是如此,坦桑尼亚军队无论是从战略、战术、武器装备,从训练到条令内务都深深地烙上印记,因此,中国军迷一直将坦桑尼亚军队称为东非“”。

在经过从军纪到军政全方位训练后,坦桑尼亚军队在极短时间内焕然一新,成为一支非洲范围内实力极强的军队,战斗力大大提高,而的非洲“大弟子”也没给中国丢脸。

1978年,素有暴君之称的乌干达总统伊迪·阿明果然向坦桑尼亚发起战争。在阿明眼里,坦桑尼亚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弹丸小国,但他不知道的是,坦桑尼亚早已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作为中国人民亲传“弟子”,坦桑尼亚军队使用从中国学来的排兵布阵,与乌干达、利比亚联合军队展开激战。

战争初期,乌干达军队被坦桑尼亚打得节节败退,活脱脱把反侵略战争打成侵略战争,甚至反推至乌干达境内,这让阿明慌了阵脚,不得不向利比亚请求军事援助。

当时,利比亚总统正是大名鼎鼎的卡扎菲,他派出军队与乌干达军队组成联合军队,向坦萨尼亚开去,不过,这并没有吓到坦桑尼亚。让卡扎菲和阿明没想到的是,坦桑尼亚军队连诱敌深入、迂回包抄这样的战术都会。

坦桑尼亚军队将利比亚军队引入北部沼泽地带后,发挥63式两栖坦克机动优势,兵分两路,从南面和西北面包抄利比亚军队,大获全胜。

最后结果是乌干达、利比亚联合军队溃败,狼狈逃跑,丢弃大批先进设备,人员不仅全部被坦桑尼亚俘虏,连乌干达首都都被占领,可以说这场反侵略战完全是碾压,直接干翻邻国乌干达。

坦桑尼亚这次胜利让全世界尤其是一向无视非洲小国的西方国家目瞪口呆,同时也确立坦桑尼亚在非洲强大军事实力地位,坦桑尼亚国防军也由此彻底坐稳最强非洲“部队”这个名号。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