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二”?土耳其花巨资拍谍战片把贴身男仆演绎成二战头号间谍

2019年,土耳其耗资上亿美元,力邀一众明星大腕出演,拍摄了谍战片《西塞罗》。

尽管西塞罗并非地道的土耳其人,但土耳其人还是以他为荣,认为他既欺骗了大英帝国,又向德国传递了重要情报,凭一己之力影响了二战进程,可以算得上是二战最伟大的间谍之一,甚至是头号间谍。

或许土耳其人觉得自己在二战中保持中立,存在感几乎为零,便“二”劲大发,考古出一个早已湮没在历史尘埃中的人物,重新赋予他改变二战进程的传奇光环。

真实的西塞罗,远非土耳其电影所渲染的那样睿智、爱国,他只是一个贪财好色的贴身男仆而已。

伊利亚斯·巴兹拉,1904年出生于奥斯曼帝国的科索沃省普里什蒂纳市,父母是阿尔巴尼亚人,父亲是当地的一名毛拉和大地主。

在他14岁那年,奥斯曼帝国战败,解体在即,塞尔维亚军队占领了科索沃,杀了他的父亲,他和家人逃难到了伊斯坦布尔。

16岁时,他加入法国军队,不久因偷窃武器和汽车,被关进马赛的劳改营3年。释放后,在法国一些城市流浪,干体力活。

巴兹拉会说多国语言,包括阿尔巴尼亚语、土耳其语、塞尔维亚语、克罗地亚语、法语,还懂一点英语和德语。

1942年,他在德国大使馆商务处阿尔伯特·詹克手下当贴身男仆。几个月后,詹克因为巴兹拉私自偷看信件而解雇了他。

1943年4月,他被英国大使馆一秘道格拉斯·巴斯克雇用,负责维修家具和汽车。

土耳其特勤局警告巴斯克,指出巴兹拉有多项不良记录,但这位大使馆一秘没有放在心上。

巴兹拉在许多年后对记者说:“一旦你开始刺探机密,你就会着迷,从此抑制不住好奇心,一发不可收拾。”

为了更方便获取机密,他需要一个帮手,一个望风的人。巴兹拉打上了巴斯克夫人的女佣玛娜的主意。

于是,他用一套爱国说辞,称不能让英国的阴谋得逞,必须确保土耳其的中立不被破坏,这是他的爱国职责所在,由此不仅让玛娜死心塌地帮他,还把她骗上了床。

1943年夏,英国驻土耳其大使休伊·许阁森爵士恰好要招一名贴身男仆,巴兹拉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便让玛娜说服巴斯克夫人,出面推荐自己。

许阁森(1886-1971),曾任英国驻华大使。1937年8月26日,他的专车在前往上海途中遭到两架日机扫射,身受重伤,回国休养两年。1939年出任英国驻土耳其大使。

许阁森在思考或打盹时,就让巴兹拉穿上一身威严的蓝色礼服,戴上一个尖顶的帽子,在书房门口守卫,挡住来访者。

在外交仪式上,爵士让他身披绣花锦缎,穿上脚趾向上翘起的鞋子,戴一顶带流苏的土耳其毡帽,挎一把巨大的月牙刀,笔直站在大门口,显得十分排场和威严。

巴兹拉勾搭上了仆人宿舍的保洁工纳奇布尔夫人,许阁森爵士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许阁森有把带回家研究的习惯,巴兹拉就偷配了大使文件箱和保险箱的钥匙,在爵士睡觉、洗澡或弹钢琴的时候,拍摄这些文件。

1943年10月26日,他找到德国大使馆的前雇主阿尔伯特·詹克,直截了当地说,他手里有英国大使的。

他说:“但我需要你们付出一大笔钱,我的工作十分危险,一旦被抓住……”他的手在喉咙一比划,意思不言自明。

詹克是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的姐夫,回家一说,他的妻子觉得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就联系了德国大使馆商务参赞路德维希·卡尔·莫伊齐什。莫伊齐什实际上是一名德国情报官员。

3 天后,10月 28 日晚上10点,莫伊齐什准时守侯在安卡拉共和公园的凯末尔雕像前。四周一片漆黑,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不一会儿,巴兹拉出现了。

英国大使馆一雇员自称为英国大使的贴身男仆,主动向我联系,愿提供绝密文件正本照片。他计划于10月30日向我提交照片,但同时要求支付2万英镑现钞。以后每交付一卷胶卷,都要求我付1.5万英镑。

英使男仆事可行,但务请谨慎行事。携款专使将于30日前抵达。交来的文件详情望速报。

巴兹拉接过一个装有2万英镑的手提箱,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属小盒子,交给了莫伊齐什。

一份是刚刚在莫斯科举行的三国外交会议内容,参加会议的是美国国务卿赫尔、英国外交大臣艾登和苏联外交委员莫洛托夫;

还有一份英国驻土耳其大使送交英国外长的一份报告,里面详细记录了大使与土耳其外交部长的几次会谈情况。

希特勒看完里宾特洛甫给他的第一组照片后,马上下令,今后凡是西塞罗送来的情报,都要立即呈送大本营。要高度关注西塞罗的情报,必要时可以不惜重金。

照片通常是在莫伊齐什的汽车里递交的,这辆车停在安卡拉的一条偏僻街道上,不引人注目。

1943年12月,希特勒带着一些西塞罗的材料参加了一个会议,这些材料包括美英中开罗会议、苏美英德黑兰会议的决议。

这些是西塞罗为德国人收集到的最具潜在破坏性的情报。幸运的是,诺曼底登陆的地点和日期没有泄露。

西塞罗频繁向德国提供大量深具价值的情报。德国方面也毫不吝啬,价码不断提高,每20张胶片的文件就可获得一万到一万五千英镑的酬金。

于是,在短短5个月的时间里,西塞罗就得到了150万英镑的“横财”,成为史上报酬最高的间谍。

他在卡瓦克勒代雷山的山腰购置了一栋大别墅,把一个写着“西塞罗别墅”的横匾钉在门廊上。

他经常和玛娜在别墅厮混。玛娜对他的谍报活动忧心忡忡,他说自己在为土耳其效劳,是爱国行为,值得冒险。

2005年3月,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发表了《西塞罗文件》,评估了“西塞罗事件”的潜在后果,确定西塞罗的情报对盟军造成四个重要方面的伤害,是二战期间更具潜在破坏性的情报之一。

英国历史学家理查德·威尔斯认为,巴兹拉是一个典型的来自巴尔干半岛的唯利是图者,除了贪婪、投机取巧,没有任何价值观,他不关心时局,只关心发财致富。

据莫伊齐什战后交待,德国并没有充分利用这些文件,因为德国内部对这些文件的可靠性存在分歧,包含几个原因。

②西塞罗似乎使用了复杂的摄影技术,拍出异乎寻常的清晰照片,这引发了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单干的个体户的问题。

1943年12月,西塞罗拍摄的文件透露,土耳其准备允许英国在其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土耳其的机场对于保持盟军在该地区的战略优势非常重要,可以加大从地中海东部对德国的威胁,直到霸王行动启动。”

随后,他向英国大使通报了他与冯·巴本会谈的详情,怀疑英国大使馆内有人泄密。

1943年12月下旬,潜伏在德国外交部的美国间谍科尔贝报告,有一个代号为西塞罗的间谍在英国大使馆活动。

1944年1月1日,美国驻瑞士情报站负责人艾伦·杜勒斯将这一情报转交给军情六处。

1944年1月,玛娜对西塞罗说,她听巴斯克夫妇说起,伦敦的反间谍专家已启程来安卡拉,调查泄密事件。

不过,军情六处特工弗雷德里克·范登·赫维尔调查后认为,巴兹拉只懂一点英语,而且看上去“太蠢”,不可能是间谍。

1944年1月,德国大使馆商务参赞莫伊齐什聘请了一位新秘书,名叫科妮莉亚·卡普。其实,她是杜勒斯派来的间谍,专门了解与莫伊齐什接头的那个西塞罗,以换取定居美国的许可。

一次,当西塞罗打电话到办公室,要求安排与莫伊齐什的会面后,她跟踪了莫伊齐什,看清楚了西塞罗的模样。

卡普随后辞去秘书工作,并没有如土耳其电影所言,与西塞罗之间产生了一段爱恨情仇。

不过,军情六处并没有打草惊蛇。特勤局蒙塔古·雷尼·奇德森中校把许多假文件放进了许阁森的保险箱,想借西塞罗之手误导德国人。

当时,巴兹拉准备建造一家豪华酒店,但当英格兰银行检查他的英镑时,发现它们大部分是德国人伪造的。

莫伊齐什作为证人出席了纽伦堡审判。1950年,他出版了回忆录《西塞罗行动》。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