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超人是同性恋美国人吵翻天了

新超人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出柜的超级英雄,但作为最有影响力的漫画人物,它的确引来了最多的争议。

即将出版的《超人:卡尔之子》第五期漫画中,老超人克拉克·肯特之子、新任超人乔恩·肯特以双性恋身份宣布恋情——像他举世闻名的父亲一样,他也爱上了一位记者,和父亲不同的是,他爱上的是一位亚裔男记者。

该消息一出,不仅在漫画界引发轩然,还因为超人素来身为美国精神象征而拥有巨大影响力,引起众多政治家的抨击。

正在竞选俄亥俄州参议员席位的共和党人乔什·曼德尔(Josh Mandel)在推特上写道:“给孩子看的双性恋漫画书。他们真的是在试图摧毁美国。”

10月17日,出品超人系列的美国DC漫画在解释这一变化背景时称,经典漫画角色超人的座右铭将从沿用自上世纪40年代广播剧宣传语的“真理、正义和美国方式”,改为“真理、正义和更好的明天”,以适应日益全球化的读者群体。

近几年来,美国漫画界中的许多经典角色都迎来了“新一代”,向如今社会更多元的价值观靠拢,增加少数族裔和女性及性少数群体角色。

但随着美国社会分裂和政治极化加深,对于象征美国精神的漫画人物而言,其变与不变本身就是一场政治斗争。美国出版商和创作者的变革之举正不断受到保守派的攻击,甚至出现了以反对多元化与进步主义为己任的激进团体。

在《超人:卡尔之子》中,老超人的儿子乔恩·肯特接替了他离开地球的父亲,担任起“超人”这个超级英雄身份。创刊号以“21世纪的超人”为封面,宣告跨时代的交接班。

10月11日,恰逢美国国家出柜日,DC漫画宣布在11月9日即将出版的第五期超人漫画中,他的记者搭档、亚裔大学生记者中村·杰会和他接吻,以此确认新超人的双性恋身份。

《超人:卡尔之子》的编剧汤姆·泰勒表示,“当我得到这份工作的时候,我想‘好吧,如果我们要为DC宇宙创造一个新的超人,如果再来一个直男白人救世主,感觉就错失良机了。’”他强调,他不会把超人出柜写成噱头,而是会作为一种新超人的自我发现。

泰勒在接受《》采访时称,“超人的标志象征着希望、真理和正义。今天,这个符号代表了更多东西。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从漫画中最强大的超级英雄身上看到自己。”

泰勒认为,打一只狂暴的大猩猩很容易,但打击社会不平等和气候危机则很困难。因此,他笔下的“Z世代”(1995-2009年间出生的一代人)超人刚刚到大学年龄,和现实中的学生一样关注并参与解决各类社会问题。

在这个新系列中,新超人更加“接地气”,所处理的危机都在现实中屡见不鲜:加州山火、校园枪击、难民船倾覆等等,而他的处理方式比起上一辈也更直接:他将难民船搬到美国,甚至因为参与抗议难民遣返而被逮捕。他更喜欢“找到火源而不只是扑火”。而中村·杰这个新角色,则是帮助他调查虚构国家“加莫拉”难民危机的记者搭档。

可以看到,新超人从角色年龄和故事主题上都试图靠近美国青年读者,这很快获得广泛好评。

研究超级英雄文化的俄勒冈大学教授本·桑德斯(Ben Saunders)表示:“我们的世界变得不那么自闭了,这绝对是件好事。主流文化已经意识到一些人一直以来都知道的事情:超级英雄一直都是,或者至少潜在是有点酷儿的。”

DC漫画称,第五期的预售本重印数打破了历史纪录,说明市场非常欢迎这一变化。

但这一大胆举动招来不少右翼的反对声音,他们声称这意味着超人变得不再“主流”。福克斯电视台评论员雷蒙德·阿罗约(Raymond Arroyo)在节目上嘲讽道,“为什么他们要把超级英雄性化?我们只想让他们抓住坏人,而不是传播性病。”

力挺特朗普的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乔什·曼德尔(Josh Mendel)在推特上猛烈抨击称,“儿童双性恋漫画书。他们真的是在试图摧毁美国。”

曼德尔此前以支持阴谋论闻名,他认为拜登作弊获胜,还认为新冠疫情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都是美国富商索罗斯资助的。

对不少参与讨论的政客来说,他们对流行文化并不熟悉,更多只是想蹭个热度,借“超人”形象的变化表达对所谓政治正确的不满。

〓超人教育孩子:“你的学校就像你的国家一样充满了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故乡的人”

“超人喜欢路易斯·莱恩(Louis Lane)……好莱坞试图让超人成为同性恋,但他不是。最好把新版本改名为Thooperman,这样我们就都知道其中的区别,避免再看到它。”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众议员温迪·罗杰斯(Wendy Rogers)在推特上如此写道。

这条推特很快引来嘲讽,因为罗杰斯不但把露易丝·莱恩(Lois Lane)的名字拼错了,还搞错了抨击对象:新超人小乔正是老超人和露易丝的孩子,更别提他的出柜只是漫画中的情节,和好莱坞电影无关。

出柜仅仅是超人角色变化的一小部分,DC漫画做出的另一个变动更令舆论大哗:超人不再把“美国方式”作为座右铭了。

在一年一度的DC粉丝嘉年华上,DC首席创意官吉姆·李宣布,“为了更好地反映我们在DC漫画中讲述的故事情节,也为了纪念超人80多年来创造更美好世界的伟大遗产,超人的座右铭也在演变。”

超人是美国第一个超级英雄,登场于1938年6月的《动作漫画》创刊号,由此掀起了超级英雄热潮。DC漫画和漫威漫画的前身公司们先后创造了蝙蝠侠、神奇女侠、惊奇队长、闪电侠、美国队长等等流行至今的角色,开创了美国漫画界的“黄金时代”。

在二战的推动下,漫画角色成为美国爱国主义宣传的一部分,美国队长在漫画中痛打希特勒,“美国方式”则成为超人动画的开头语。

而到了上世纪70年代,克里斯托弗·里夫主演的超人系列电影将这个美国文化符号推广到全球,它也成为改革开放后中国引进的第一部好莱坞大片。片中出现的“真理、正义和美国方式”的台词,巩固了超人作为美国超级英雄的地位。超人和胸前的“S”也成为家喻户晓的文化符号,更被美国人视为美国精神的象征。

八十多年间,超人的基本背景设定保持不变:在家乡氪星将要爆炸前,卡尔·艾尔在襁褓中被发射到地球,坠落在美国堪萨斯州后被农民抚养长大,取名为克拉克·肯特,平时以记者身份活动,遭遇危险时就会换上红披风和蓝紧身衣成为超人。作为超级英雄,他几乎无所不能,拥有力大无穷、刀枪不入、飞行、神速等等超能力。

和其他风靡一时的超级英雄相比,超人最大的不同在于他是一个外星“非法移民”,却比普通美国人更加“美国”。肉体上的超能力和精神上的美德在他的身上完美结合,在很多人看来,他是美国“大熔炉”式移民社会的代表。

本·桑德斯说,超人故事是流行文化对于美德本质的持续解读,尽管美德的标准随着时代不断变化,但他一直被描述为“善”的化身。

美国罗林斯学院历史学教授朱利安·钱布利斯亦认为:“超人的核心叙事代表了一种价值观和信念,即美国的经历足够强大、足够好,足以解决与这个角色相关的一代人面临的麻烦。”

不过,在美国漫画的出版模式下,超人这个角色由不同编剧和画师在前人的基础上重新创作,在不同时代中数次改变形象,而超人也从起初的维护日常正义,逐渐成为保护地球的超级英雄领袖,并催生出许多关于力量和权力的反思作品。

可以说,超人在上世纪30年代时还是一个无政府-社会主义活动分子,50年代以后更接近于一名保守派。而90年代之后,随着大众文化中兼有恶习和善行的“反英雄”类型崛起,超人也从传统上代表纯粹的“善”变得面目模糊。

例如在2001年的漫画《“真理、正义和美国方式”有何可笑?》中,超人对滥用超能力的新超级英雄团体采取了以暴制暴的恐吓手段,提醒读者如果超级英雄不具备极高的道德约束,他们拥有的超能力就会破坏正义本身。

编剧汤姆·泰勒曾在漫画《不义联盟》中描绘了一副场景:如果超人越过红线、直接插手世界日常秩序运行,将会变成一个暴君。而在漫画《红色之子》中,作者将超人的坠落地改在苏联,直接拷问“美国方式”是否必要。

的确,“美国方式”并非一直是超人的座右铭。据长期关注DC漫画的美国CBR网站考据,起初在1940年的广播剧中,超人的开篇词结束语是“永不停止为线年二战最激烈的时期,鼓舞军民士气的电视剧《超人冒险记》开播,“美国方式”才被加入到开篇词当中,不过战争结束后又被拿下,变为“真理、宽容和正义”。

时至50年代,美国主义盛极一时,共和党参议员麦卡锡对社会中的左翼力量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查和迫害,当时的超人电视系列剧中,“美国方式”再度出现并被大量传播。但到了60年代,在儿童卡通系列《超人新冒险》中,这一口号转变为“真理、正义和自由”。而在1977年的动画中,口号又成了“真理、正义和全人类的和平”。

直到70年代大获成功的超人电影系列,才重新确认了“美国方式”的地位。到2006年的《超人归来》电影中,报社主编发出超人是否还代表“真理、正义和之类的东西”的疑问,刻意模糊了“美国方式”。

可以说,超人虽然常与“美国方式”相伴,却不一直是一个维护体制、维护美国政府的角色。

汤姆·泰勒在接手超人漫画编剧时表示,“当超人在1938年第一次跳过高楼时,他是那个时代需要的英雄。他不是在对抗外星人和机器人,他是在对抗家庭暴力和腐败的政客。”

即便是在1978年里夫的超人电影中,当超人说出要捍卫“真理、正义和美国方式”后,爱人露易丝·莱恩回应说,“那么你就要和全国的民选官员作对了。”

在2009年第900期《动作漫画》中,超人甚至退出美国国籍,他解释说:“我厌倦了自己的行动被视为美国政策的工具。‘真理、正义和美国方式’——这已经不够了。世界太小,联系太过紧密。”

超人并不是第一个迎来重大角色变化的漫画人物,受进步主义思潮和受众变化影响,近年来美国主流漫画公司都在努力推行角色多元化。

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老角色大多迎来新的接班人:蝙蝠侠的搭档罗宾不久前也以双性恋身份出柜,而在漫威几年前的“全新全异”系列中,美国队长由非洲裔超级英雄“猎鹰”接任,钢铁侠接班人是天才非裔少女“钢铁之心”,来自平行宇宙的非裔拉丁裔混血蜘蛛侠取代了大家熟知的彼得·帕克,女科学家简·福斯特则成为了新的雷神……

一些改动也在漫改影视剧中得到体现,漫威电影中的洛基在剧集中被官方宣布为“性别流动”,而即将上映的新惊奇女士则是出生在美国的巴基斯坦裔少女。

这些举措令社会评价褒贬不一,一些人欢迎原本以白人男性观众为主流的文化产业进行自我变革,另一些则批评认为这些漫画公司通过牺牲老角色的故事来迎合政治正确的风潮。

其中反对得最为激烈的一个团体当属2017年出现的“漫画门”(Comicsgate)组织。“漫画门”模仿了游戏界的“玩家门”,是一个反对北美超级英雄漫画多元化与进步主义倾向的组织。他们常常将漫画创作者、漫画角色与漫画故事作为批评对象,认为是这些元素导致了漫画质量与销量上的巨大滑坡

该组织部分成员视其为消费者抗议运动,主要在社交媒体上推广他们的理念,另一些则自费印刷一些漫画来反映组织的价值观。他们会在网上对漫画创作者进行骚扰,甚至在线下破坏漫画书店。

其领袖人物理查德·迈耶以辱骂女性漫画从业者而臭名昭著,另一名领袖伊森·范·希佛曾在DC漫画担任画师,因和美国另类右翼(指美国政治中那些极端反对和厌恶传统右翼保守立场和政策的右翼群体)关系密切而饱受批评。

本次新超人漫画的上色师正是该组织的支持者,他在DC漫画宣布放弃“美国方式”后宣布辞职,并在与媒体的连线中怒斥老东家。

《》指出,“漫画门”并不是在捍卫批评的自由,而是在压制创作的自由。早在几年前,汤姆·泰勒就连同多名从业者抨击“漫画门”运动,他说:“我相信漫画适合每个人。骚扰是没有借口的。漫画批评中没有恐同、恐变性、种族主义或厌女症人士的空间。”

美国漫画和政治一向有着密切联系:“水门事件”发生后,美国队长对于曾经的自由国度美国失去了信心,一度放弃过自己的身份;神奇女侠的创作者将她打造为女性力量的象征;漫威旗下的“反英雄”角色惩罚者反映出不同时代美国对外战争中饱受摧残的士兵心理状态。

由此来看,新超人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出柜的超级英雄,但作为最有影响力的漫画人物,它的确引来了最多的争议。随着社会内部的撕裂,各个领域逐渐产生“美国反对美国”的“内战”。大众媒体上的文化讨论不再是真正的艺术评论,而是反映了不同的政党诉求。漫画作为长久以来美国大众最常见的意识形态消费品,还将引起更多争议和碰撞。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