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人非洲接连蒙难 坦桑尼亚排华苏丹爱绑架

今年下半年以来,索马里海域的海盗活动日益猖獗。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头11个月,中国大陆籍船只在索马里海域被劫持1艘(11月14日,天津远洋渔业公司远洋打捞船“天裕8号”,船上共有船员25名,其中大陆籍16名),另有两艘被劫船只上有大陆籍船员(9月17日,香港中外运公司散货船“Great Creation”号,船员24名,其中大陆籍23名;9月下旬,一艘希腊籍散货船,船员19名,其中大陆籍1名),共40名中国大陆籍船员被海盗劫持,其中“Great Creation”号上23名中国籍船员11月下旬获释,其余17名中国籍船员仍在海盗手中。

索马里海域是中国通往欧洲和西非航线的必经之处,不管是北走苏伊士运河还是南下好望角,都很难绕开这一海域;随着中非经济往来的密切,大量资源运输船经过这一海域,同时东非一带也是传统的金枪鱼渔场,许多中国远洋渔船在此作业;此外,由于劳务输出的风行,许多外籍船只上同样有中国籍船员。今年以前,中国船只、船员在这一海域已多次遇险,其中2006年4月18日,台湾“庆风华168”号被劫持,船上辽宁籍船员陈涛于当年5月25日被撕票,是迄今唯一一例中国船员在这一海域遇害。

尽管劫持“天裕8号”渔船的海盗声称中国渔船“掠夺索马里海洋资源”,要征收“资源税”,但总的看来这些海盗并无鲜明的政治目的和主张,绑架纯属为了求财,因此伤人不多,勒赎不少。不过,近一年来,海盗的胃口越来越大,绑架频率不断上升,索要金额也从最初的几千美元抬高到数百万、上千万美元,令中国是否应出动军舰护航成了坊间热门线名中石油员工苏丹遭撕票

比起落到索马里海盗手里止于惊魂,被苏丹武装的枪口撞上可就凶多吉少。10月18日中午,9名中石油员工(3名工人,6名工程师)在苏丹中部的南科尔多瓦省被绑架,经过10多天的营救,最终5人死亡,4人获救。

这一地区地处苏丹中部偏东,人口虽只有110万左右,却因地处几大种族、宗教和文化的交界处,居民成分十分复杂,宗教、地方势力盘根错节,被称为“比达尔富尔更难捉摸之处”。中石油在此处的作业曾多次扰,一些非中国籍员工数次被绑架,2004年也曾有两名中国水利工程师在此被劫,JEM更曾多次威胁对中国油田动武。对于这些潜在的、现实的风险,有关企业和部门既不能做足安全准备,又不愿舍弃可能的利润,最终给觊觎者以可乘之机。

在非洲老牌石油大国尼日利亚,前两年层出不穷的、针对包括中国在内各国石油设施的袭击、绑架,频率有明显下降,虽然在三角洲和其它地区,仍有中资公司的输油管、勘探设施被破坏的事情发生,但2008年针对中资公司的大规模绑架和袭击迄未发生。

与员工风险相关的是在尼日利亚投资泡汤的风险。10月31日,尼日利亚政府宣布中止其于两年前与中土公司签署的价值83亿美元的铁路改造合同。尼官方的解释是,这项由前政府总统奥巴桑乔极力推进的合同“需要政府进行重新核查”,而当地评论则认为,政府更迭后,新政府对前任好大喜功的大兴土木“不感冒”,加上全球经济衰退,尼日利亚石油收入减少,新政府寻隙收缩基建,而中土公司工程进展的迟缓,正好被尼方抓住把柄。

非洲国家由于资金匮乏、管理松懈和贪腐横行,一些政府主导的重大工程,往往会出现因不按时付款而导致工期拖延的状况,此工程中土公司仅获2.5亿美元工程款,还不到总预算的一个零头;且即使如尼日利亚这样的非洲大国,其建筑材料等工程必需品也大量依赖进口,一旦多项工程同时铺开,部分原料的缺口将导致停工待料,而原料价格因供需缺口突然拉大而导致的暴涨,又必将造成建筑成本超预算,构成诸多问题。

尼日利亚理论上拥有遍及9个州、总里程达3505公里的铁路,但由于年久失修、管理混乱,真正能进行商业运营的,长期以来只有从经济首都拉各斯到邻近奥贡州依约科(Ijoko)市、长度约30公里的一段铁路。计划中的拉各斯-卡诺铁路,穿越约鲁巴、豪萨两大族群聚居区和多个矛盾重重的联邦主体,不仅工程浩繁复杂,而且非技术因素颇多,因此尽管该项目提出已近10年,却迟迟无人问津。中土公司当初承建这一项目,意在“放长线钓大鱼”,在尼日利亚做长期打算,却忽略了许多不该忽略的因素。

11月20日,坦桑尼亚政府和移民局以查护照、查工作签证为由,对首都达累斯萨拉姆的华人华侨进行了突击抓捕,被当地华人称为“排华事件”。

此次事件中,印度人、黎巴嫩人等也有很多被抓,但获释却早得多,源于这些人大多在当地经营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熟知当地法律,许多公司都聘有当地律师,遇上这类情况,通常通过法律而非“私了”交涉,加上其使领馆、商会及时干预,问题往往很快解决;而中国有关方面却并不擅长这类纠纷处理,使馆、商会虽然到场却不知该干什么,涉案公司、个人则各行其是,一盘散沙,结果不但被敲诈得手,而且授人口实,给了对方下次再如法炮制的机会。

在西非许多国家,如贝宁、喀麦隆等,不少有经验的中国公司已摸索出有效的应对之策。首先,要熟知当地法律,尽可能聘用当地律师,出现问题循法律渠道解决,切忌随便“私了”;其次,要充分发挥商会组织的力量,用一个声音说话,避免被各个击破,反复敲诈;最重要的是,在经营中尽量照顾对方的商业习惯,让当地商人成为利益共同体,而非对立面。

今年3月,赤道几内亚发生一起国内罕见报道的中国援外工人罢工事件。参与的中国工人近百名,并与当地军警发生冲突,造成中国工人2死4伤,引起强烈反响。事发后中国驻当地使馆和外交部提出严正交涉,大使亲赴现场指导善后。4月2日,400余名中国工人被特派的南航包机疏散回国。

据当地媒体称,罢工工人属于大连国际公司威海分公司,罢工地点为赤几总统的家乡蒙戈莫住房部工程工地。而实际上,这些分别来自山东威海、江苏东海的工人,是被分包商威海建宇海外发展有限公司以“保底工资540美元/月,一月一结算,两年赚9~11万”的许诺招聘来的,临行前他们分别缴纳了2万元抵押金、3000元中介费和2000元管理费。但到达工地后,他们发现工地卫生、饮食条件不理想,劳动强度大,工资也由每月结算变成3~4个月结算,开始产生不满。今年春节后,美元汇率不断下滑,造成工人工资缩水,而管理方不但不给予补偿且迟迟不结算,致使劳资矛盾激化。3月9日,得到“不保值”且“不答应工人‘每月把工资打到国内银行卡’要求”答复的工人开始罢工;次日,建宇公司派员协商未果,此后直到20日再未露面;20日,当地警察出面声称工人违法;24日,建宇公司代表和持枪警察来到工人宿舍,试图强行带走13名罢工工人,最终导致悲剧发生。

事发两个多月后,山东省副省长才利民在《全省处理境外纠纷及突发事件电视电话会议》上谈到此次事件时,将原因归咎于“盲目招募外省劳务人员、在外管理不到位、处置工作不及时”。这些当然都是重要原因,但竞标企业罔顾风险盲目压价竞标,和中标后为转嫁风险违规层层转包,以及在招募外劳时违反规定、甚至招募“黑外劳”,才是问题的根源。据才利民副省长在讲线年,泗水县就曾组织非法外劳赴赤道几内亚,并因劳资纠纷引发罢工;2008年上半年,仅山东一省就连续发生9起境外纠纷和突发事件,涉及劳务人员685名。

在刚果(金),的图西族武装恩孔达部在11月中旬公开威胁,要“阻止中国政府和金沙萨当局联手掠夺基伍省资源”。尽管国内媒体指出,这是武装为确保自身利益,取悦西方而喊出的口号,大多数刚果(金)人对华友好,但必须看到,由于内战不止,在当地的中国投资,实实在在地处于高危态势之中。

比这更危险的是投资收益。刚果(金)盛产钴矿,而钴是制造电池、螺旋桨叶片等的必需品,去年7月以来价格猛涨,从25美元/磅一路攀升到今年3月的50美元/磅以上。中国公司纷至沓来,或收购矿石,或直接投资,指望搭上价格顺风车大捞一笔。谁料金融风暴愈演愈烈,和钴需求密切相关的手机、造船等行业一落千丈,钴需求量大跌,价格更是一路惨跌到12美元/磅。11月下旬,成立不久的中非矿业和勘探公司(CAMEC)宣布旗下的世界最大钴矿之一MUKONDO矿停产,这标志着众多火中取栗的中资企业,其投资很可能打了水漂。

在赞比亚,中国投资的铜矿、工厂劳资纠纷不断,不仅让中国有色集团在当地合办中赞经贸合作区的前景蒙上阴影,此起彼伏的工潮还给一些政客以可乘之机。虽然打着驱逐中国投资旗号的反对党“爱国阵线”领导人萨塔继两年前大选失利之后,又一次在10月份的总统补选中小挫,但接二连三的警示,理应让国人认真对待。

不难看出,许多风险之所以发生在中国公司、中国人身上,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方面对当地政治、经济、民族、宗教情况了解不足,对风险防范和警惕不够,以及在经营、交往中的某些不当所致,而这些是可以预防和避免的。非洲是机遇与风险并存的大陆,中国人在当地的经营、活动会越来越频繁,顶着“中非人民一贯友好”的帽子盲目松懈,或草木皆兵裹足不前,都是不理智、不成熟的表现。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多一份准备,多一点对当地情况的了解,就会少一截发生危险的几率。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